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 >> 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疫情带来行业洗牌,动漫大省广东如何“领军突围”?

回到列表 人气:297
[2020/4/2 17:36:18]

疫情带来行业洗牌,动漫大省广东如何“领军突围”?


疫情当前,如何解开行业难题?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金城、广东省动漫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单位达力动漫董事长朱晓兵和协会会员单位咏声动漫董事长古志斌就疫情当前的动漫行业前景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新冠肺炎疫情给文化产业的方方面面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

去年受到《哪吒之魔童降世》这一现象级作品的带动,我国动漫产业达到1941亿总产值规模。然而,疫情之下,《姜子牙》《熊出没·狂野大陆》等春节档动漫电影的撤档,让朝气蓬勃的动漫产业陷入迷茫。




受到疫情影响的不只有院线,喜羊羊、猪猪侠、华强方特等动漫IP主题乐园相继关闭,也给动漫衍生品产业带来冲击。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腾讯动漫、快看漫画等线上动漫内容平台,却在疫情期间出现数据增长、流量高峰期延长等现象。线上订单与客户的增长,无疑让自带“宅”属性的二次元行业看到“危中有机”。


不少业内人士预期,无论是生产模式、产品形态或产业链条,动漫产业的“云转型”将是大势所趋,与之相伴的将是动漫中小企业的一次“洗牌”。疫情更像是这次转型的“催化剂”。对广东这个传统的“动漫强省”来说,动漫企业应如何自救?需要政府如何出手?记者就此采访了动漫行业的业界大咖。



·动漫产业链下游集体“遇冷”,三成企业或面临重组


从2月下旬开始,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不少动漫企业都采用居家“云办公”的方式复工复产。表面看来,隔了一个“次元壁”的动漫产业似乎较其他线下行业更易度过难关。但据广州动漫行业协会调查,到三月上旬,动漫制作企业总体复工率只有60%,不少之前签下的订单工期也要延长3个月到半年不等。



“动漫企业生产流程分工精细,各个环节配合要求高,特别是中后期生产还要大型服务器支持,这对配套技术不成熟的小微企业来说,单靠‘云办公’复工复产并非易事。”广州动漫行业常务副会长、广州达力动漫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晓兵向记者介绍说。


疫情给动漫产业带来的除“生产难”外,还有“销售难”。由于出版和物流行业受到疫情影响,第一季度动漫衍生品销量锐减。而漫展的停摆对上游动漫制作也构成不少冲击。咏声动漫董事长、动漫品牌《猪猪侠》创始人古志斌指出,受疫情影响,国内外6月前的大部分漫展延期或取消,这将直接影响到今年动漫新作的销售率。

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动漫展会之一,2020年东京国际动漫展(AnimeJapan 2020)宣布取消



“总体来说,疫情对动漫下游产业的冲击要大于上游。”朱晓兵指出,位于动漫产业链下游的玩具和文旅产业,受到疫情的影响不容忽视。


方特欢乐世界等动漫主题公园从1月下旬起就处于“休眠状态”。主题公园除营业收入损失、运营成本压力、资金周转困难等直接影响外,疫情结束后游客恐惧心理需要更长的时间消除。古志斌表示,咏声动漫线下游乐板块经济损失保守估计达到5000万元以上。



在朱晓兵看来,动漫行业新一轮“洗牌”将不可避免:将近20-30%的动漫制作公司或工作室面临解散和合并的可能。与此同时,隔离导致的人才缺口也会延缓行业的复苏。

“虽说如此,动漫的市场需求整体还在不断增加。部分小微企业的消失,可能会让动漫人才更多流入大中型企业,并不会对整个产业构成太大影响。”朱晓兵说。


·网络电影或成产业新爆点,“知识漫画”市场需求增加


就在线下漫展和衍生品产业正在为未来“发愁”同时,动漫产业似乎在线上找到了新的爆点,许多动漫企业都在探索线上反哺线下的可能。

数据显示,就在各地启动“一级响应”之后数周内,B站3万多名UP主就创作了10万多个作品,总播放量达6.8亿,其中不乏动漫二次元题材。爱奇艺、腾讯、优酷等互联网平台上的动漫播放量和会员数量均较平时有明显上涨趋势。《谷围南亭》《未曾知晓的那一日》等不少优质国漫,疫情期间在快看漫画都有不俗的阅读量。


“大家宅在家里看动漫的时间变长了。”朱晓兵注意到,疫情期间,互联网平台原有动漫资源无法满足用户需求,纷纷向动漫企业订购新的作品,无形中为动漫企业带来新的客户。不少动漫企业也在加快适合互联网传播的短视频与网络电影开发。


“过去院线放映的动漫电影片长比较长,制作成本也比较高,至少需要1000万元起步,现在网络电影只要200-300万元就足够了。原来制作一部电影的成本现在可以制作4-5部,而且收益不一定比院线差。这在市场投资减少的情况下,不失为一种选择。”朱晓兵说。

有的动漫公司还玩起了直播带货。在艾漫直播间里,《魔道祖师》的热门周边以减价送礼的福利刺激观众购买。动漫衍生品的形态也会更多地从线下转向线上。


“线上游戏会成为动漫衍生品新的增长点。”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主席金城介绍,目前“从零开始”的游戏开发成本巨大,10款游戏可能只有1-2款赚钱,而大量已在市场形成口碑的动漫IP,不但能减少游戏开发成本,也可为游戏带来更稳定的市场回报。


不少行业大咖都意识到,动漫产业从传统介质向新媒体介质的转型进程因疫情加速。“可能原本需要3年时间的转型,现在1年内就必须完成。”金城谈道。


咏声动漫建立新的项目团队进行网络游戏和在线教育产品开发。“我们之前计划儿童节上映的大电影,现在也可能调整为网剧。”古志斌补充道。


动漫内容板块也因疫情发生转型,“知识漫画”的走俏最为突出。疫情期间,广州漫友文化推出国内首部抗疫知识漫画《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有趣有用的健康科普知识》,线上点击阅读量超过2亿。


广东省动漫艺术家协会也与腾讯动漫联动,发布四格漫画《企鹅娘日常—抗击肺炎小贴士》和企鹅娘防疫宣传插画,并联动作者绘制《我是大神仙》等作品的防疫番外和插画。

腾讯动漫《企鹅娘的日常》


“这些作品受到读者欢迎说明:动漫不只是为市场提供娱乐,更要为社会生产知识。”金城表示,“知识漫画”将成为疫情结束后重要的一条动漫产品线,协会也将积极引导业界加大力度策划、编辑、创作知识性漫画,彰显业界的社会价值,“为市民推介生活用得上的知识和技能”。


·观点:动漫+文旅“两开花”前景可期


疫情不仅影响到中国的动漫产业转型,像日本、韩国这些传统动漫出版发行的大国,也会因疫情的影响加速从传统阅读向互联网阅读的方向转型。全球的动漫产业链的创作和运营,都可能通过互联网的联结产生更多合作机会。广东作为中国的动漫大省,企业与人才资源是最充分的,应该把握这一趋势,更快衔接到国际动漫产业转型的大潮中。


疫情过后,动漫创意与文旅产业的融合将会更加紧密。对成熟的动漫主题公园来说,比如迪士尼乐园,线下的园区收入在总收入中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产品授权与线上销售。动漫文旅未来需要将重心放在线上衍生品开发与销售,通过AR、VR等数字媒体技术开发“线上动漫乐园”有效缓解疫情对线下文旅产业带来的冲击。



·观点:扶持动漫产业也要“救急不救穷”


今年3-5月是动漫产业恢复的关键期。动漫产业要加快复苏必须由政府参与救市。广东大部分动漫制作公司或工作室都是小微企业,他们对疫情的抗风险能力很低。但俗话说“救急不救穷”,帮扶对象也需要加以甄别。有的小微企业本身已经无法适应市场竞争,他们的自行消亡也是不可避免的。


我建议,政府可根据企业前三年税收情况、员工数量综合评估其市场竞争力,以减税、鼓励抗疫主题作品创作等形式提供精准到位的补助,其余应顺应市场规律。广东动漫产业链最成熟,动漫与其他文化产业的结合程度也最深。从整体来看,动漫产业还处于上升期,潜力依然很大,相信市场将适应疫情带来的深度调整。



·观点:平台还是院线?动漫变现模式面临取舍


去年《哪吒之魔童降世》破50亿票房的带动,本来给动漫电影开了一个好头。市场投资的偏好度也开始向动画电影转移。然而,疫情让动漫电影走进了减速带。由于院线需要较长的恢复期,特别是春节档动漫的积压,导致回报周期延长,会给动漫企业造成较大的现金流压力。


当然,疫情也会对动漫行业的盈利模式带来新的变化。疫情期间作品主要通过爱奇艺、优酷平台采购,会员的增长也会给行业带来收益。未来是否有更多的动漫,可以像《囧妈》那样完全转移到平台上播出?无论平台还是院线,疫情过后市场可能都会出现新的变数,这些因素都考验着动漫公司的权衡和取舍。